瑞丰天利

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新闻
订单量倍增、返乡潮提前 企业“下血本”扭转春运大潮
发布时间:2021-01-12

一边是比往年都要忙碌的生产线,一边是因疫情而即将提前到来的返乡潮,浙江迪艾智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迪艾智控”)董事会秘书陈宇艳最近停下了日常工作,把重心转到了“留人”上。


“我们早在去年12月底就做过初步统计,当时要返乡过年的员工在300人左右,占了公司员工的三分之一。”陈宇艳告诉记者,这几天他们响应当地政府号召,发布了约100万元的“留人新政”,并一一向员工征询意见,希望尽可能留住员工在当地过年。


同样,对廷镁创智(浙江)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方雨兴来说,在全球疫情下迎来外贸订单激增的同时,用工的烦恼也着实不小。


“我们现在很忙,天天晚上加班赶货,订单增长100%。”他对记者表示。但同时,60%的外地员工却已经买好了1月15日后返乡的高铁票。工人少了必然影响工厂开工,为此,方雨兴也加紧出台了“惠员新政”。


在这个疫情挑战与防控升级的冬季,原本就长期存在的“用工荒”风险加剧,也让比往年都要忙碌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有了新的任务——扭转春运大潮。


企业留人忙


距离牛年春节还有1个月,寒冬叠加复杂的疫情影响,各地的疫情防控升级,多地政府发出倡议,建议在外乡亲尽量当地过年,如确需返乡者,需要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为了减少不确定的因素,返乡意愿强烈的员工选择提前返乡,以免防控不断收紧影响行程。甚至有工厂遭遇了元旦假期后部分外地工人直接选择不返回开工的情况,剩下的外地工人也有不少计划1月15日就启程返乡。


1月4日晚,宁波市出台《关于支持工业企业留工优工稳增促投的若干意见》,从稳定生产、留工稳岗等方面制定了7条政策,实施期将持续至3月31日。


用宁波市经信局相关负责人的话来说,通过调研走访发现,宁波市工业企业普遍存在外贸订单饱满的情况,春节期间停工停产将对企业造成巨大的损失。与此同时,节日期间大规模的人员流动也将增加疫情防控的难度。


“有些员工已经买了15号就走的高铁票,不管工厂里的活了。”考虑到铁路部门已经发布了1月7日起免费退票的措施,方雨兴觉得还可以再争取争取,1月10日下午,他给员工们开出了一系列“优待”。


这些优待包括:给留下过年的外地员工发放每人补助1000元,外加无需成行的数百元返乡来回车票钱;请吃年夜饭的同时,还请员工在当地的旅游景点免费旅游;留下来的员工,将优先获得优秀员工的参评资格及相关晋升机会,其中优秀员工奖金为3000元。


由于今年订单逆势增长,方雨兴公司的工人工资也涨了20%,但他也说:“赚了更多的钱是把双刃剑,厂里的工人会更想放假。”


迪艾智控给出的“留人政策”更是下了血本。陈宇艳告诉记者,公司给予杭州、绍兴、义乌三地之外的员工,每人补贴1000元。同时,2月1日到2月18日期间上班的员工工资翻倍,并在法定节假日的工资标准上再增加0.5倍,“比如年初一法定工资涨3倍,我们就涨3.5倍”,总共新增的成本在100万元左右。


像这样给出真金白银“留人政策”的公司不在少数,比如,对于留下来过年的员工,浙江全兴精工有限公司(下称“全兴精工”)一律给予1000元新年红包和500元开工红包,而被安排加班的员工,则可以享受三倍工资以及每天150元的额外奖励。


黑猫神日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黑猫神日化”)也给出了“给留下来过年的员工全部双倍工资”的政策。该公司总经理何航辉说,公司员工人均月工资在5500元左右,如果愿意在春节期间留下来,不仅工资翻倍,而且还能拿到500元的春节全勤奖。留人再加上包车接送部分员工回家的费用,公司也计划拨出100多万元。


为了缓解外地员工的思乡之情,除了2000元新年红包福利,浙江凯诗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戚建军向员工承诺,等国内疫情彻底缓解后,将视情况分批次给予他们一定时长的探亲假。


85%愿意留下过年


“目前留下过年的人数还没定,初步的报名和摸底工作将在1月15日完成。我们也在和员工们反复沟通。”陈宇艳对于员工的不同考虑颇为理解,“如果家属也在当地打工和生活,回老家过年的意愿就会小一些,可以考虑错峰回家。但如果是一个人在外打工,必定还是很想回家过年的。”


所以,她认为,不少员工还在犹豫和观望中,尤其是可以结伴租车自驾回去的江西和安徽等地的工人,留下来过年的不会太多,但剩下的人中,公司目前提出的留人政策以及途中本身存在的疫情风险,已经让他们改变了返乡计划。


诸暨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办公室副主任何夏萍告诉记者,今年大部分企业的订单形势都比较好,也比往常有了更急迫的用工需求。根据目前企业出台的留人措施,他们初步摸底发现,今年可能留下来过年的外地员工比例接近55%,而以往这一返乡数据在90%以上。


“外地员工也在观望家乡当地的情况,如果当地出台了严格的核酸检测和隔离政策,也就不一定回去了。”何夏萍说。


黑猫神日化的公司员工大多来自湖南、云南和河南等地,经过动员,已有85%的外地员工有意向留下来。拥有外来员工1800多人的全兴精工也表示,已有大约1000人表示愿意留下过年。


更担心节后用工


对于企业而言,满足节前公司的用工需求外,更大的担忧还在于春节后的生产。一旦疫情形势有变,返乡的员工将可能无法及时返回,从而影响工厂开工。


“我们的用工一直很紧张,整年都缺人,所以现在也在招人。”陈宇艳告诉记者,和春节期间工人返乡相比,他们更担心节后工人回不来,即使公司派车去接,工人也面临隔离等风险,“不确定因素太多了”。


方雨兴工厂的订单已经排到了3月底,虽然初定正月初七过完才开工,但由于生产牵扯较多环节,他坦言,一旦有员工无法及时到岗,生产线就无法启动,临时招人并非易事。


而对于部分订单不增反降的制造企业,还用增加库存的方式来营造订单很忙的“假象”,留住外来员工。


受疫情冲击,专门为国内外航空公司提供客舱类纺织产品的诸暨航丰针纺织有限公司(下称“航丰针纺织”)总经理密丰运坦言,公司并没有在2020年下半年享受到外贸订单普涨的红利。他告诉记者,这一年公司的外贸订单缩水了至少一半。2020年前期无法开工,复工后订单又几乎为零,但公司赔钱近1000万元坚持向工人发放工资,只为了留住员工。


2020年6月开始,密丰运亲自组建团队,向跨境电商及内销的电商平台转型,再加上产品由客舱类纺织品向普通家纺产品的快速调整,公司逐渐开拓出了新的销售渠道,如今的产能已恢复到了此前的三分之二。最初“养工人”的压力也开始变成招新人的“甜蜜负担”。


虽然公司把正式放假的时间定在了1月底,但初步的统计显示,计划1月15日就提早返乡的外地员工将近一半。他们有的担心疫情回程生变,也担心春节高峰期不一定增加班次而买不到票。


“我们不担心工人提前放假,担心的是返乡的工人节后不愿意回来,因为觉得这个行业不太行了。”密丰运认为,有必要做出一个忙碌的“假象”,也就是说,即使工厂暂时没有足够的外贸订单来维持产能饱和,也可以为了2021年的库存先生产起来,让员工们有活干的同时,增加他们继续在外地工作和生活的信心。


事实上,增加库存并不盲目。根据密丰运团队的市场调查,国内的电商订单,只要降低到一定程度,最低以成本价出,总能消化掉。“所以提前生产几百万的库存,第二年肯定卖得掉。”他表示,从外贸转型为内销和电商,公司的可变能力有所增强,这也让他对2021年的业绩颇有信心。


“保守估计,2021年的销量能增长30%~40%,乐观一点能在2020年的基础上增长60%左右。”密丰运说。


新闻资讯

关于我们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总公司)

  400-001-0589


 微信订阅号

©版权所有 瑞丰天利(北京)投资有限公司 2013 瑞丰天利 京ICP备11024119号-1
工商注册查询: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 | 技术支持:世纪嘉融